星期一的下午,我悠悠閒地獨自步入西營盤區,目的是為經已勞損了的攪拌機購買配件。原來,人生過了半百的我,竟然從未去過這個舊區。舊區始終是舊區,不難看見懷舊的建築物。這些建築物雖有危樓的感覺,又看似隨時會倒塌,但畢竟這是值得一看的風貌,只不過,我必須要謝絕進入這些建築物而已。西營盤「近海」的特色,就是海味店林立,不乏各色各樣的山珍海錯,各類的奇珍,應有盡有,任君選擇。這些店舖座落在這些古舊的建築物裡面,雖然各有特色,但卻彼此融匯,互為對照,可謂絕配。

但最吸引我的,不是舊區配海味,而是一位年紀老邁的婦人和她的老伴。這位婦人並沒有特別顯眼之處,她並非穿金帶銀,我看不見其高雅的儀容,她所穿著並沒有品味,步行時腳步緩慢。正當她帶著緩緩的步伐擦過我身邊時,眼看她雙目無神,一隻手用作平行,另外一隻手卻拿著拐杖,而拐杖的頂部,繫著用來討錢的小杯子。

再望真這位老婦的背後,是一位老伯伯,他看似雙目失明,身體繫著一支杖,這支杖的尾部有繩連繫著老婦的腰部,這樣他便可以用兩隻手來奏二胡,希望奏出樂章來吸引途人的注意。老實說,這不是甚麼樂章,更不是甚麼名曲,只是隨隨便便地拉出一些雜亂無章的聲音來,你我都可以做得到。這樣一前一後的配搭,若我說這應是一對夫婦,我想我也不會錯得太厲害了。

一對不吸引人注意的老夫老妻,老拍檔,活到老時卻得不到依靠,只能在街頭「賣藝」,實在使人心酸,也是可悲的社會現象。但這思維在腦海裡停留了不及三秒鐘,另外一個思維便出現了,「陳培明要等等,用理性分析一下,歸回理性吧!」我對自己說,「他們是否欺騙我的同情心呢?他們是否合法地在香港行乞呢?他們是否……」這三秒鐘的思維,足已埋葬了我的同情心,改而用理性抬頭,更快地擦他們的身驅而過,不再理會他們是否真的有需要了。

正當用急速的步伐閃過他們之後的十秒鐘,聖靈便開始工作了,「若他們真的有需要,你便忽略了他們的需要了,他們真的有需要也好,騙你也好,也不會騙你全副身家性命的。你只要給他們少許,他們便得到幫助了,何樂而不為呢?」

於是我停下來,在銀包裡取出金錢,回頭把錢給這對老人家,正當我把錢放入這隻小杯時,我聽到一聲「多謝」,我並沒有回應她,便離開他們了。離開後不及十步,我的步履稍作停頓,回望這對老人家,駭發現這位老婆婆也向我回望,彷彿要再向我說話。這種眼目的交流,時間來得短促,但卻使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是的,我做對了。

約翰一書3:17「凡有世上財物的,看見弟兄窮乏,卻塞住憐恤的心,愛神的心怎能存在他裡面呢?」

 

作者:陳培明牧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