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‧‧‧

羅馬書一 1:1

1:1 耶穌基督的僕人保羅,奉召為使徒,特派傳神的福音。

羅馬書是保羅寫給羅馬教會的信,幫助他們明白福音、稱義、成聖等真理。在信的開首,保羅介紹自己的身份和職分。他自稱為「基督耶穌的奴僕」,我們或會聯想奴僕為卑微,但其實不是必然。奴僕的社會地位是視乎他主人的社會地位而定。「主的奴僕」,表明的是他屬於基督、完全順服基督。

第二個保羅提及的,是他的使徒職份。他被神分別出來傳揚神的福音。其實不單是保羅,這也是每位信徒的職份,在所到之處為主作見證。我們都被神指派做福音的工作,這不是可有可無、有時間才做的工作,而是重要任務。

想一想:
你會怎樣向人介紹自己?屬於基督怎樣影響你看自己?
作為福音的使者,你怎樣評價自己的「表現」?

耶穌能夠

羅馬書一 2-4

1:2 這福音是神從前藉眾先知在聖經上所應許的,1:3論到祂兒子──我「主耶穌基督」。按肉體說,是從大衛後裔生的;1:4按「聖善的靈說」,因從死裏復活,以大能顯明是「神」的兒子。

保羅首先指出主耶穌是道成肉身的主,是死而復活的神,祂是完全的人,也是完全的神。教會歷史告訴我們,單單看耶穌是神,或單單看耶穌是人,都是錯誤的。耶穌是完全的人,所以祂能夠明白我們,因祂曾面對人生中的種種苦困。

耶穌是完全的神,是神的獨生子,祂才能為我們成就救恩,使信靠祂的人得到永生的福分,並且常與他們同在。

因為耶穌是完全的人,完全的神,祂不只是高高坐在榮耀寶座上宣告赦免的一位,祂更是走到人們當中,親自顯明祂的性情。祂知道,祂能夠,祂誠然是我們最好的依靠。

想一想:
有時我們會否看耶穌太「老友」,忽略了祂的榮耀神性要我們去尊崇祂。
有時我們會否看耶穌太「高遠 /嚴肅」,忽略了祂是我們生命的良友?

相信與順服

羅馬書一 5;十六26

1:5我們從祂受了恩惠並使徒的職分,在「萬國」之中叫人為祂的名「信服真道」(for obedience of faith among all the nations);

16:26這奧祕如今顯明出來,而且按着永生神的命,藉眾先知的書指示「萬國的民」,使他們「信服真道」(made known to all the nations for obedience of faith)。

羅一5和十六26都提到信服真道,首尾呼應。保羅寫羅馬書的重要目的,是講述神的福音,以勉勵信徒要相信真道、順服真道。相信與順服本身不是分開的,彷彿二分成為兩個獨立步驟。有時在傳福音的過程,我們往往強調要信耶穌,也有一些「信徒」出現了。然後,他們就以為信了就可以,得到天堂入場劵後就繼續有自己的生活。

信耶穌不是選我們想要的部份來信,而是相信耶穌有永生之道,我們還跟從誰呢?(約六68)。相信與順服是銀幣的兩面,缺一不可。

思想
關於聖經的真理上,有沒有一些教導是你相信卻感到難以服從的?

遇到攔阻

羅馬書一 10-13

1:10 在禱告之間常常懇求,或者照神的旨意,終能得平坦的道路往你們那裏去。1:11 因為我切切地想見你們,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,使你們可以堅固;1:12 這樣,我在你們中間,因你與我彼此的信心,就可以同得安慰。1:13 弟兄們,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,我屢次定意往你們那裏去,要在你們中間得些果子,如同在其餘的外邦人中一樣;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。

保羅渴慕到羅馬去堅固信徒。他一直為此事禱告懇求,心裡很想見他們,分享屬靈的種種福氣,彼此建立。只是到如今仍有攔阻。雖然如此,他並沒有放棄,一直等待神的開路。

保羅最終前往羅馬的方法,大概是超乎他所想像的,一位囚犯身分被鎖鏈鎖著,卻也是被兵丁護送,有驚無險到達羅馬(徒28章)。

思想
相比保羅,我們會否容易因眼前的攔阻而放棄屬靈的追求和堅持?
保羅最後抵達羅馬的方法出人意外,從他的經歷,你怎樣看神在你生命中的開路引領?

福音的債

羅馬書一 14-15

1:14無論是希臘人、化外人、聰明人、愚拙人,我都欠他們的債。1:15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,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。

保羅視自己是一個「債仔」,對不同的人都有所虧欠,欠下他們福音的債。因此他也就竭盡所能,要將福音傳開,讓各地的人可以聽福音。這份欠債的心是保羅在艱難中仍奮力向前的推動力。

保羅還債的心是我們每位信徒都應有的心態。相比其他未信的人,我們先擁有這寶貴的福音,就有責任要跟他們分享。因為神拯救我們、祝福我們,為了的不單是我們,也是要透過我們拯救和祝福其他未認識他的人。我們這福音的管子,豈可不流通呢?

思想
想想身邊有哪些人還未信耶穌,我有沒有想過自己欠下他們福音巨債?
一點一點開始償還吧!

 以福音為恥?

羅馬書一 16-17

1:16 我不以福音為恥;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,要救一切相信的,先是猶太人,後是希臘人。1:17 因為 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;這義是本於信,以至於信。如經上所記:「義人必因信得生。」在羅馬時期,十字架是何等羞辱的記號。相信一位被釘死在十字架的囚犯為彌賽亞,其他人大概會看這些早期教會的信徒不理性、思想怪異吧。可以想像那時候相信耶穌的人,要面對的批評和衝擊不少。

保羅自己其實也因傳福音被打壓,吃盡苦頭,但他明確地表達他不以福音為恥。他不是看別人怎樣看以為恥,他看到的是福音的本質,這是神的大能,神的拯救要臨到相信的人。不以福音為恥是保羅多次重申這心志(參提後一8, 12, 16),作為福音使者,我們也常常要有這樣的定志。

思想
我有否因他人怎樣看待信仰,而使我在福音的事上有所卻步、甚至以基督和基督信仰為恥?
在傳福音的事上,我較多留意人輕視和拒絕的反應、還是留意到這是神的大能作為?

你能逃避神的忿怒嗎?

羅馬書一 18-32

1:18 原來,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,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。

福音顯明神的義,祂拯救一切相信的。拯救的出現同時意味了審判和懲罰的存在,也就是一18-32節所描述的。人是不虔敬也是行不義的,我們每一位都是。我們有時會覺得自己比一些不信的人好得多,又會覺得信主後生命已有所改變。然而,其實在神眼中我們仍是不虔不義,我們在今世仍被惡所影響。信徒是聖徒群體、但也是罪人群體,我們要不住地靠著聖靈,遠離惡事。

思想
再讀一18-32,求聖靈光照內心,指出我們的不虔和不義。

 「當神有到」

羅馬書一 19-20

1:19 神的事情,人所能知道的,原顯明在人心裏,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。1:20 自從造天地以來,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,雖是眼不能見,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,叫人無可推諉。

雖然人類因犯罪墮落而對神的理解模糊了,但是神的存在是明明可知的。大自然的浩瀚偉大往往提醒我們,舉頭三尺有神明,人在做天在看。真正相信無神論的人,大概是少數中的少數。更多人的人卻是隱約知道有神,知道祂是有權能的,卻沒有去尋求認識神,卻繼續以自我為中心,作出種種得罪神、傷害人的惡事。他們心底大概不否定有一主宰,卻是當神冇到。

思想
在生活中我是否時常謹記神的存在和臨在?
最近,我有沒有做什麼「當神冇到」的事?

 給論斷者

羅馬書二 1-3

2:1 你這論斷人的,無論你是誰,也無可推諉。你在甚麼事上論斷人,就在甚麼事上定自己的罪;因你這論斷人的,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。2:2 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,神必照真理審判他。2:3 你這人哪,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,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,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?

羅一章的指控主要是針對外邦人而言,對猶太人來說,他們從來是神的子民,看著那些對外邦人的指責,大概有隔岸觀火覺。保羅在二章突然將焦點轉向猶太人,大概讓他們有點出其不意。

保羅嚴正警告,論斷者其實同時要自我省察,因為其實他自己也行了相同的事,而神必按真理施行審判。當判官去批判人時,不要忘記我們自己也要面對神這位審判者。

思想
分辨是非和論斷兩者之間有什麼分別?
我在哪些事上特別會容易論斷他人?

內在的虔敬

羅馬書二 25-27

2:25 你若是行律法的,割禮固然於你有益;若是犯律法的,你的割禮就算不得割禮。2:26 所以那未受割禮的,若遵守律法的條例,他雖然未受割禮,豈不算是有割禮嗎?2:27 而且那本來未受割禮的,若能全守律法,豈不是要審判你這有儀文和割禮竟犯律法的人嗎?

對猶太人來說,割禮是他們很特別的身份象徵,但是保羅卻指更重要的是內在的生命狀況。割禮這類宗教禮儀可以有其意義,但如果沒有相應的生命回應,宗教禮儀其實對那人是毫無益處,這些外在虔敬與得救、與屬靈生命並無關連。

今日當我們也進行一些宗教禮儀時候,我們需要留意內在生命的一致,否則外在的虔敬行為可以淪為自我感覺良好的活動,無法引導我們與神相連。

思想
回想這段日子的信仰生活,在進行各式各樣的聚會/宗教禮儀/事奉時,我內裡是否一樣的虔敬向主,渴慕主的臨在?

 此路不通!

羅馬書三 19-20

3:19 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,好塞住各人的口,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。3:20 所以凡有血氣的,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,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。

「律法」一字在羅馬書中經常出現,較多是指神的律法,就是神給祂子民的教導和指引。猶太人往往因為自己擁有這寶貝律法、與其他民族不同而自恃,認定自己知道神和神的心意。保羅卻指出律法其實讓我們知道我們是「不合格」的,我們靠自己並不能夠滿足神創造我們的心意。律法告訴我們,我們沒有一個人能行律法稱義,我們需要基督。

思想
我會否想以遵守律法(包括宗教禮儀),做好事,以為靠它能得神的喜悅?
「如果我做好一點,再努力,就可以了」。這是否我的想法?經文給我們什麼提醒?

何等恩典!?

羅馬書三 21-24

3:21 但如今,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,有律法和先知為證:3:22 就是神的義,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,並沒有分別。3:23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,虧缺了神的榮耀;3:24 如今卻蒙 神的恩典,因基督耶穌的救贖,就白白地稱義。

三24「稱義」含強烈的審判意味──神宣告我們為清白。白白地/無償地稱義提醒我們,耶穌基督的救恩好像禮物一樣臨到我們罪人身上。這份白白的禮物卻絕對不是廉價、不是可輕視的,因為這是基督耶穌用祂寶血為我們成就的。這昂貴的恩典,我們根本不配得,神竟為人付出此重價,也是世人難以理解。

思想
你信主多久?你對救恩的體會有沒有什麼轉變/深化?

再思十架

羅馬書三 25-26

3:25 神以耶穌為贖罪祭(贖罪祭或譯作「施恩座」)展示人前,是憑着耶穌的血,藉着信,為要顯明神的義,因為他以忍耐的心寬容人從前所犯的罪。3:26 就是要在現今顯明神的義,讓人知道他自己為義,也稱相信耶穌的人為義。

保羅解釋v.24「在基督耶穌裡的救贖」的意思。這救贖是父神的旨意,祂主動作出的拯救行動。聖經學者對於贖罪祭/施恩座的翻譯雖有爭議,我們可以理解為耶穌作為神所展示「新的贖罪或使神息怒之法」,成就了舊約施恩座所預表的救贖。耶穌背負世人的罪擔,死在十架上。祂所作的讓人知道神的確是義的,神絕對沒有無視罪惡;同時基督作出了補贖,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。

十字架是獨特的,是神的愛和神的烈怒相會之處。十字架既指出人的罪惡,卻也指出神的臨在和拯救。正如一詩歌描繪「神震怒與恩典匯成愛的恩泉,洗人間罪孽」。

思想
十字架不是裝飾物,卻是顯出神的公義和慈愛。
今天,你會怎樣回應基督的十架救恩?

我的驕傲

羅馬書三 27-28

3:27 既是這樣,哪裏可誇口呢?沒有可誇的。是藉甚麼法呢?功德嗎?不是!是藉信主之法。3:28 所以我們認定,人稱義是因著信,不在於律法的行為。

保羅所指的「誇口」,很可能是針對猶太人他們對自己的看法,如二17所說「但是你,你既自稱為猶太人,倚靠律法,以神誇口」。因著與神之間擁有約的關係,他們視自己有神的律法而感到驕傲。保羅指出如今神的義在那約和它的律法以外顯明出來,將這樣的驕傲都排除了。

我們雖不是猶太人,但誇口卻是常見。有些人以智慧誇口、有的以他們的品味生活形態誇口、有的誇他們的文化,卻少以神的恩典誇口。基督徒有時可能也不例外。

思想:
有什麼是我們引以為傲?敬虔家庭?對聖經的知識?身份與成就?

看錯了!

羅馬書四 1-5

4:1 這樣,那按肉體作我們祖宗的亞伯拉罕,我們要怎麼說呢?4:2 倘若亞伯拉罕是因行為稱義,他就有可誇的,但是在神面前他一無可誇。4:3經上說甚麼呢?「亞伯拉罕信了神,這就算他為義。」4:4 做工的得工資不算是恩典,而是應得的;4:5 但那不做工的,只信那位稱不敬虔之人為義的,他的信就算為義。

保羅時代的猶太拉比認為,亞伯拉罕的信心是一種應獲報酬的「工作」或行為──亞伯拉罕顯出信心,這信心是一種義的舉動,神就因而看這信心舉動為義。保羅否定這個理解,指出這想法是行為稱義。他指出亞伯拉罕之所以能在神面前得到義(對)的地位,完全是基於他信心接受神和祂的應許。要留意的是「按恩典」與「按該得的」的對比。重點是愛的關係,不是用計算工價的角度。我們得著義的地位,完全是神白白的饋贈,全是恩典。

思想:
我們會否很多時候都用了計算的角度(該到什麼),去看待關係,包括與神、與人的關係?

亞伯拉罕之後

羅馬書四 9-12

4:9 如此看來,這福只加給那受割禮的人嗎?不也加給那未受割禮的人嗎?我們說,因著信,就算亞伯拉罕為義。4:10 那麼,這是怎麼算的呢?是在他受割禮的時候呢?還是在他未受割禮的時候呢?不是在受割禮的時候,而是在未受割禮的時候。4:11 並且,他受了割禮的記號,作他未受割禮的時候因信稱義的印證,為使他作一切未受割禮而信之人的父,使他們也算為義,
4:12 也使他作受割禮之人的父,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禮,而且跟隨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未受割禮而信的足跡的人。

保羅力指亞伯拉罕是猶太信徒及外邦信徒的父。從時序來看,亞伯拉罕是以人的身分,而不是以第一個猶太人的身分而因信稱義。他先是外邦信徒的父,然後才是猶太信徒的父。他是外邦信徒的父,不是由於外邦人像亞伯拉罕一樣是受了割禮,而是由於他們跟隨亞伯拉罕信心的腳踪去行。亞伯拉罕是所有基督徒的屬靈祖先。

這樣看來,猶太人受割禮的意義是因信稱義的印證,與現今基督徒受洗的意義相似。我們要留意勿將這些宗教行動過份高舉,也避免用某種分類去標籤信徒,我們都是主裡一家。

思想:
我們有否用某些類別去將信徒劃分開、分門別類,受洗的/沒受洗的?初信/進深信徒?這些分類會帶來什麼影響?經文給我們什麼提醒?

逆向的盼望

羅馬書四18-22

4:18 他在沒有盼望的時候,仍存著盼望來相信,就得以作多國之父,正如先前所說:「你的後裔將要如此。」4:19 他將近百歲的時候,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如同已死,撒拉也不可能生育,他的信心還是不軟弱,4:20 仍仰望神的應許,總沒有因不信而起疑惑,反倒因信而剛強,將榮耀歸給神,4:21 且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成就。4:22 所以這也就算他為義。

亞伯拉罕的信是基督徒信心的代表,經文描述了他的信心功課。V.18「他在沒有盼望的時候,仍存著盼望來相信」,我們可理解為亞伯拉罕的信是「違抗著盼望」,也就是與人的一切期望相違背了。創15:5神向亞伯拉罕應許過他的後裔將要像星星一樣的多,按人的計算看來這絕對是不可能的,但亞伯拉罕仍相信。當他按人的計算全無希望時,神的應許成為他盼望的緣由。

思想:
我們的信心又基於什麼?在我們可掌握的事上?還是在神的話語和應許之上?